一直有種難以言說的隱約聲音在召喚著男孩。

經過許多年,男孩終於認識了樹;又經過許多年,男孩終於爬上樹冠層,看著星銀碎佈,看著樹海翻騰,葉片似海水飛沫在深度空間裡飛滾,動態點描出風的形狀。

姑且不論物理可行性,巨大機器人一直是許多人(多數男性?)的夢想。中外關於巨大機器人的娛樂創作物已是不可勝數,我試著不參考任何機器人設計避免受影響,而專注於以遠古至周代盛行的青銅獸面紋飾為起點,想像這樣一個機器人在基地裡整備的畫面。


(不安慎入)

每個新生靈魂來到世間,經受塑形雕磨,即使自我意識有記憶承襲,我們都早已不是最初那個自己。



(只是一張趣味的嘗試,文字解釋大概都是多餘囉!)



曾經,她沉浸在野地裡的喧嘩音場,動物與精靈們音頻各異的吟吼鳴唱是萬千種語言,乘載著萬千個世界的情感信息與故事傳奇。絲綢般捲動的軟風傳遞著溝通者的聆聽與訴說,熟悉是種安定心緒的橋,對萬物都是。隨著棲境漸被蝕毀,語言與記憶急遽碎滅,外界人們卻尚不知悉已失去了什麼再也尋不回的。災禍迫使溝通者成為記錄者,趕忙在書頁記下隻字片語,留住一點曾經見證的痕跡。


前一篇(link)已詳述了未來肖像系列的背景,這是對某種想像未來的人物百態進行刻劃,如同展館裡的胸像人物,某一刻神情就停留在可解與不可解之間被凝結著。

在那個華麗且哀愁的時代氛圍裡,有這樣一類保存知識的人,或許自詡為某種肩負重任的戰士,常在憂慮的思緒裡捍衛那些多數人再也不在意的物事,不被遺忘。



起初我只是想做些肖像繪畫練習,後來試想著,我們透過古代雕像遙想遠古人物神貌,若將時間軸反轉,對某種想像未來的人物百態進行刻劃,那麼千年後的人們會是什麼姿態什麼模樣?


以神話為題,我不畫特定故事,而是試著在抽象的神話概念裡撿拾某些元素,重組成另一種人物象徵畫。神話並非單指遠古的神靈傳說,坎伯在其名著「神話」一書裡談論著神話與人們心理到社會生活等各個層面的聯繫,是自古傳遞幾千年的點滴訊息。神話仍存在現代人的心中,有投射、有傳承,也是一種想望,似有若無的存在。神話是人們共同的夢境。


後來對這幅作品總是有種心虛。

那時才剛離職,與其說是由什麼理念靈感而創作,不如歸因於長期在僵硬生產線上積壓著的自由慾念夾雜一份對社會凝重氛圍的宣洩,在得知美展徵件訊息的僅剩一周的時限內,慌忙趕出這樣一幅囫圇塞入各種素材所構築的紛亂圖像,收納在「墨漬測驗」這靈機一動的想法裡。



怪異生物是我本身極感興趣的主題,但或許是自己風格和技術都不到位,與遊戲的視覺需求落差太大,因此在遊戲公司任職小螺絲釘的時期,真正能被分配設計怪物的機會不多,而這些畫稿最後也大多沒有被採用。同樣的原本的畫稿彩度較艷麗,我都重新修飾過顏色與細節,是為新的版本。



對於非電腦遊戲玩家來說,武器道具大概是很無感的東西,畢竟我自己就是如此;直至接到此類物件的工作單,才知其設計上要求之嚴格與細節鋩角(關鍵)。


本篇畫稿是在遊戲公司任職小螺絲釘的時期,所畫的場景物件概念設計。翻出舊檔回顧時,自覺品質低劣慚愧不已,故挑出幾個尚可接受且較有特色的元件,以簡便快速的方式再次描繪修改過,重新完稿,以為紀念。




這裡放了一些過去接案做的動畫選,都是君儀導演的廣告案,主要是將影片素材以2D的Motion Graphics方式設計製作,也是目前自己較擅長的形式。


偶而接到出版社給的一些書籍封面插畫案,通常已提供明確的畫面內容與構圖概念。這些作者們都是自費出版的辛苦築夢者,因此會以較低廉的案價與較短的時間完成。畢竟自己的風格和技術都還沒確立,我也很感謝有這些機會,步步前行。

必須老實地說,我自己並沒有把LINE貼圖放在很重要的位置,只是在沒有穩定收入的現況下,這提供了一個也許不用花很多時間精神,就能保有持續涓滴收入的機會(類似放著當定存的概念XD)。因此我能利用瑣碎的時間,很快地把腦袋臨時想到的無任何重要意義的小東西,畫成趣味卡通圖案販售,不知不覺竟也累積成量。想想或許值得集結成一篇,與其他苦思竭力完全不同方向的類型相映,是種趣味。



這裡放的是早期工作上一些動畫短片選。彼時所涉獵的技術範圍較廣泛而不精研,且有不少屬於提案類作品,因此畫面質量雖有限,回頭來看卻頗多元,也略具有實驗意味。後來因工作上的轉向,有許多影片內的技術已生疏,僅整理於此,做個紀念。

考慮了很久,要不要把以前的舊作放上來,那些帶有稚拙草莽的嘗試,或一時得以自滿,如今自己卻視作羞於見人的不堪畫作。其中大多是在我尚未真正學過正統美術,純憑直覺摸索的成果。直至後來到畫室從最基礎的素描開始學起,才糾正過去許多錯誤。

最後決定,挑些比較有趣的匯集成一篇,呈現更多風格方向,也做個紀念。